今日头条创作空间:民营口罩工厂主:从年年亏损到行情火爆但五味杂陈

admin/2020-04-12/ 分类:财经/阅读: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 湖南报道

从口罩卖不掉到订单多到不敢接,从年年赔本苦苦挣扎到攀上巅峰,再到拿不到质料而停产,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林松在种种情绪的大起大落中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2020年是林松做口罩的第6年。5年前,林松在湖南中部一个小镇投建了小型口罩厂,委曲维持谋划。今年初,海内新冠肺炎疫情发作,他的企业作为所在地市的两家口罩企业之一,瞬间成为当地战“疫”的中央,备受瞩目。随着海内疫情逐渐获得控制,外洋疫情伸张,新的打击再次来临。

伤心、无奈、内疚,他用了三个词和总结自己创业前5年和最近2个多月的体验。“以前是伤心,现在的疫情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遇,用这种方式活下来,我感到很内疚,也有许多无奈。”林松说。

图片泉源:人民视觉

出口需求订单多到接不下,所有现款买卖

生意火爆,林松的手机快成了热线电话,刚挂掉,铃声就又响起来。林松一看是生疏号码,就说一定又是外贸订单。当着《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面,林松特意打开了免提,一接通,对方启齿就问:“您那里能做KN95口罩吗?”

林松告诉对方,自己并没有KN95口罩,接着科普了口罩的基本分类之后,对方就挂了电话。林松说,这人一定是外行,以前一定完全没有接触过口罩行业。

外行满天飞,但外行的生猛经常让林松大吃一惊,“一张口就是几百万上万万的票据”,基本上都是外贸出口订单,电话接多了,林松逐步习惯这种节奏。

他说,海内疫情控制得很好,口罩需求变得稳固;外洋疫情大规模发作之后,外贸出口订单需求猛增,尤其是KN95口罩需求极大。云云形势下,即便是上万万元的订单,也都是现款买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用林松一个同伙的话说,口罩在生产线上还没落地就被抢走了。

疫情紧要,口罩紧俏,价钱也随之飞涨。林松并没有透露口罩的详细价钱。在海内,口罩价钱受到严酷管控。《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领会到,在湖南部分地区,一次性医用口罩出厂价最高1.7元/个,在药店的零售价是3.5元/个。不外,外贸订单口罩价钱并没有严酷限制。

出口资质是另一个问题。林松的企业并没有出口资质,此前申请欧盟出口资质,但还在审批流程中。对此,他并不忧郁。实际上,只要口罩生产出来,客户拿货以后,可以从有资质的渠道出口。

熔喷布价钱疯涨20倍还买不到货,企业因此停产

面临如雪花般飞翔的订单,林松很着急也很发愁——光有订单没用,还得有质料才行。

“最缺的就是熔喷布,基本买不到,现在是只要有货,不管什么价钱,我都要”。林松说,熔喷布的价钱已经从以前的每吨2万元,跳涨至8万元,接着是18万元,现在是每吨40万元还拿不到货。

,

Sunbet

Sunbet www.99ruxian.com女性健康网,免费提供女性保健常识、女性饮食、女性疾病、女性心理、女性情感、女性用品、女性孕育等女性健康知识。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Sunbet_进入申博sunbet官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Sunbet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