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亚洲:叙诡条记|古代条记中的“名侦探苍蝇”

admin/2020-06-21/ 分类:民生/阅读:

又到了苍蝇滋扰世间的时节了。欧阳修在《憎苍蝇赋》里曾作此痛骂:“尔形至渺,尔欲易盈,杯盂残沥,砧几余腥,所希杪忽,过则难胜。苦何求而不足,乃终日而营营?逐气寻香,无处不到,霎时而集,谁相告报?其在物也虽微,其为害也至要……”意思是这么个不值一提的小玩意儿,天天三五成群群集在一起追腥逐臭、玷污食物,真是可恶至极!

但也正是苍蝇,在我国古代刑侦史上占有异常特殊的职位,辅助人们破获了许多奇案,成为不少古代条记和法医学文籍中提及的“名侦探”。今天的这篇“叙诡条记”,咱们就来说说这些故事。

一、苍蝇乃是鬼所变

许多动物,古代和今天的熟悉大不相同,好比蝙蝠,今人以为其乃种种病毒的载体和流传者,而古代则因其名字中的“蝠”与“福”同音,以是将它视为祥瑞的化身,在许多装饰物上都镌刻或刺绣上它的容貌。但苍蝇可不一样,从来就没有人当它是个好东西,而且中医很早就从疾病预防的角度,熟悉到其流传病毒的危害:“搬运污物,传布顽疾,甚为危险。”

明代学者谢肇淛在条记《五杂俎》中说:“京师多蝇。蝇最痴顽,无毒牙利嘴,而其搅人尤甚,至于无处可避,无物可辟。且变芳馨为臭腐,浣净素为缁秽,驱而复来,死而复生……物之最小而可憎者,蝇与鼠耳。蝇以痴,鼠以黠。其害物,则鼠过于蝇;其扰人,则蝇过于鼠。故防鼠难于防虎,驱蝇难于驱蛇。”在这段话里,谢肇淛以为苍蝇和老鼠一样,都是既小又奸,庸俗无赖的坏蛋。

《五杂俎》

实在,不仅京城的苍蝇多,由于古代卫生条件很差,全国各地都受此物危害。清代条记《亦复如是》中纪录,广东有谚语说:“广东蚊子惠州蝇。”惠州有一种树名叫“苍蝇树”,“其树忽臃肿如瘿疣,久之坼开,蝇满其中,见风四散。”听说增城县城外有两株这种树,导致城里面的大街上“蝇甚多,望之似铺荞麦于地者然”。《清稗类钞》里还纪录青海有一种苍蝇,“多毒,以其常集于腐臭之动物上也,凡饮食中有蝇点者,隔宿变绿色,误吞之,若触瘴毒。”简直就像生化武器一样平常。

《亦复如是》

也许正是由于苍蝇流传病毒,在古代医学不昌的情况下容易引发顽疾,是故在古代条记里,有作者将其与殒命联系起来,清代大学者袁枚就是其中之一。《子不语》中多次写到,苍蝇实在就是鬼变的。“徽州状元戴有祺,与友夜醉,玩月出城,步回龙桥上”,正好有个穿着蓝衣服的人持伞从西乡来,见到戴有祺,欲前不前。戴有祺疑他为贼,上前询问,蓝衣人说自己是差役,要进城去拿人。戴有祺马上驳倒道:“你说谎!从来都是城里派差役到城外去拿人,那里有城外派差役到城里拿人之理?”蓝衣人没办法,只好说自己乃是阴间的鬼役,奉了阎王的下令到城里勾魂。戴有祺问他有无牌票,鬼役说有,拿出来呈验,戴有祺见牌票上第三小我私家是自己的表兄,暗下决心要救之。“乃放之行,而坚坐桥上待之。”四更天,鬼役回来了,戴有祺迎上去问:“人可拿到了?”鬼役说拿到了,戴有祺问在那里?鬼役说在自己的伞上。“戴视之,有线缚五苍蝇在焉,嘶嘶有声,戴大笑,取而放之。”鬼役气得不行,可是根据“礼貌”,通常在阳世做官或考取功名者,阴间不能轻犯,戴有祺是状元,一个鬼役万万冒犯不起,只好踉跄而去。戴有祺回到家,到表兄处探问,家人说:“你表兄病了很久了,三更突然死去,四更天不知怎么又活过来了……”

,

Allbet Gmaing

欢迎进入欧博Allbet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Sunbet_进入申博sunbet官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Sunbet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