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环球UG)!

usdt搬砖(www.uotc.vip):为疫情纾困三度预支养老金,智利正在拥抱“左翼民粹主义”?

admin1周前9

USDT官网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4月27日,智利宪法法院以7票赞成、3票否决,拒绝了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针对智利国会养老金预支法案提出的上诉请求。同日,皮涅拉总统揭晓电视讲话,宣布将签署这一法案。这是自去年11月以来,智利五个月之内三度通过养老金预支法案。

国际媒体普遍以为,这是皮涅拉在其第二个总统任期内遭遇的又一次重大失败。

养老金预支争议后,皮涅拉的支持率和知足度已跌至谷底。

养老金预支之争,折射皮涅拉执政逆境

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智利经济、民众就业及基本生涯遭遇严重影响。智利国会否决党自去年最先提出养老金预支法案,即允许民众从其小我私人养老金中预支10%,以供生涯消费所需。这一提案也获得了皮涅拉所属中右翼执政同盟“智利前进”的成员支持,而智利国会于2020年11月和12月顺遂通过了两部内容相似的预支法案。

此次生效的第三部法案,则意味着智利民众每人可预支养老金三次、每次达10%。现在,智利民众已经通过前两次预支,累计提取养老金金额到达375亿美元。这一“用未来保障换取当下救急”的政策,在智利政坛也引发了伟大争议。

皮涅拉及其向导的智利政府是养老金预支法案的坚定否决者。在皮涅拉看来,智利的养老金额度及保障水平已经足够低,经不起第三次提前预支。此外,他以为智利应制订自力的拯救设计,辅助因疫情陷入困窘的民众,并在4月25日宣布智利政府设计的救助法案,与国会各党派提出的养老金预支法案针锋相对。

只管随着宪法法院的决议,皮涅拉被迫撤回了政府的提案,但他仍在坚持不依赖养老金的自力救助方式。在统一天的电视讲话中,皮涅拉示意政府将在未来几日内提出新的法案,保留了原有提案中的要害内容,包罗给没有养老金储蓄的劳工提供现金支持,允许多数劳工免税提取养老金,确立相关机制、补足民众预支后造成的养老金缺口。

皮涅拉和智利政府的否决无法阻止国会跨党派议员对养老金预支法案的鼎力支持。包罗与皮涅拉同属“智利前进”同盟的不少议员在内,多数国聚会员以为智利政府的救助金和贷款治理不善,且对民众的援助力度不够。三部法案均在国会表决中以轻松跨越五分之三的压倒性优势通过,无不体现了国会对政府当前经济与拯救政策的不满。

更主要的是,疫情之下智利民众亟待解决近渴,普遍支持养老金预支法案。虽然提前使用养老金会影响自己的退休生涯,但在基本生涯保障都成问题的当下,通俗人急需拿钱救急,顾不上理性思索几十年后的小我私人经济状态。据智利权威民调机构CADEM最近的考察,87%的受访者支持直接提取养老金的法案。

民意汹涌,否决养老金预支法案的皮涅拉自然被视为站在民众的对立面。就在皮涅拉果然妥协的前一天,CADEM的民调显示,皮涅拉的执政知足度已跌至9%,为其第二任期内最低。他上一次遭遇同样低的知足度是2020年2月深陷天下抗议浪潮、疫情刚刚暴发之时。一次养老金预支争议,将皮涅拉面临的执政逆境凸显得淋漓尽致。

经济学家身世、曾于2010年至2014年做过一任总统的皮涅拉,在2017年的二度竞选中以“更好时代”为口号,大打“经济牌”,准许致力于经济提速、企业降税,赢得了选民的信托,再次当选。然而,皮涅拉不仅没有到达选民的期待,反而由于内外环境的转变和颇具争议的政策,导致海内民众的不满情绪不停累积,直至发作。

2010年至2020年智利经济增进转变。数据泉源:World Bank

疫情之下,2020年智利经济萎缩5.84%。身为资深经济学家和企业家的皮涅拉无法扭转国际经济大环境和本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智利高速生长历程中累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差异等问题。面临挑战,他坚持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多次强调要制止陷入民粹主义,在增添社会福利、削减差异等方面接纳措施颇为郑重。

推行“涓滴理论”的智利政府为了确保企业和要害行业的经济活力,以动员整体经济生长,欠好容易放弃企业减税的准许,只能通过其余途径增添政府财源(2019年智利政府税收仅占其GDP的20%,远低于经合组织国家34%的平均水平)。

基于一向的财政平衡原则,2019年智利政府将首都圣地亚哥的公共交通早晚岑岭票价小幅涨价,竟然引发长时间的天下暴力抗议示威,以至于智利被迫弃办亚太经合组织向导人非正式聚会和团结国天气转变大会。这注释皮涅拉政府的现行政策不仅令民众耐久不满,更令他们忍无可忍。

疫情时代的三次养老金预支法案争议,则是皮涅拉的执政理念与社会期待相冲突的又一次体现。再度妥协的皮涅拉生怕需要思索:他的经济学理念是否还能排除自己当下所面临的执政逆境?

老路失灵、民意汹涌,智利也难幸免“民粹主义”?

除了智利政府,养老基金治理公司AFP对于养老金预支法案也充满担忧。AFP总司理贾梅・穆尼塔在去年7月法案第一次通过时便示意“没有人能庆祝众议院批准的决议”,由于“预支养老金正在迫使所有劳工用毕生的蓄积来为这场危急的结果买单”。

事实上,养老金系统争议进一步露出的,依旧是智利社会更值得关注的根个性问题:面临严重的经济、社会挑战,以及全球性问题和危急,智利是否也将周全走上“民粹主义”的生长轨道?

,

USDT线上交易

U交所(www.payusdt.vip),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

,

耐久以来,智利在拉美区域是一个“破例”。

在经济民粹主义盛行的拉美,智利自皮诺切特时代最先便实行温顺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通过私有化、自由市场经济转型、稳健的钱币政策、友好的企业营商环境,以及“结构性平衡”的“反周期”财政规则,使其经济增速在拉美区域脱颖而出,率先走出“中等收入陷阱”,成为拉美经济最蓬勃的国家。

进入21世纪后,智利人均GDP(蓝线)增进显著高于拉美整体和加勒比区域。数据泉源:World Bank

与不少拉美国家差异,智利以和平、稳健的方式完成了政治转型,确立了稳固和有序运作的民主政治制度,政坛左右翼分歧不鲜明、意识形态淡化,更没有极端的党派斗争,确保国家政治结构的稳固性,以及社会经济政策的高度延续性;无论是左翼或中左翼的基督教民主党和社会主义党,照样中右翼的民族刷新党,都延续了这种稳固性。智利的综合竞争力、经济自由化水平、市场开放度、国际信用品级均为拉美之首,被视为拉美国家转型与生长的典型。

然而,2019年最先的天下抗议示威,以及智利政府因此在去年10月25日举行的天下制宪公投效果(78.28%的民众赞成制订新宪法),注释军政府时期制订的宪法及其留下的各项运行机制,将面临着被彻底推翻的可能。一旦皮诺切特留下的政治经济遗产被彻底甩掉,智利是否将不再保持“破例状态”,卷入拉美区域的“左翼民粹主义”浪潮?

2019年10月,大量示威者涌进首都圣地亚哥市中央的巴克达诺广场。

皮涅拉本人对于这一趋势早就充满警醒。2019年10月14日,天下性抗议示威发作当日,皮涅拉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时示意,相比于划分陷入衰退、阻滞和政治危急的其它拉美国家,智利“像一片绿洲”。因此他之后亲自撰文,强调将“将竭尽所能不陷入民粹主义”。

显然,形势比人强。无论是一次公共交通票价微调引爆的抗议浪潮,皮涅拉被迫妥协的养老金预支法案,照样智利政府面临民意汹涌而启动的新宪法制订事情,背后皆是智利社会对于“皮诺切特履历”,尤其是新自由主义的反噬。事实上,对于这种看似颇为乐成的“智利模式”,质疑和潜在的隐患早已存在。

自皮诺切特政变上台以来,不少考察人士和学者对于军政府统治与新自由主义相连系的智利模式提出了指斥,以为二者划分在政治与意识形态上控制智利社会,效果同时损坏了智利社会对于民主和新自由主义的信心。

只管在后军政府时代,智利通过19次修改宪法,逐渐消除了武士对于国家政治的影响和干预,并于2019年被经济学人智库评为“完全民主国家”,但政治制度的民主化既没有实现民选国聚会员的普遍代表性(据统计,来自高收入群体、西班牙裔、巴勒斯坦裔和犹太裔群体的国聚会员比例过高),也没有缓解新自由主义的消极影响,尤其是智利各个领域严重的差异等征象。

在经济领域,深受芝加哥经济学派影响的智利政府一方面依赖矿业、林业、渔业和农业这四大支柱,另一方面追求自由化市场改造的“涓滴效应”。但更快的经济增进并未缩小严重的贫富差距。

除了收入差距,十年来智利的就业率始终在55%左右倘佯,2020年更是一度跌至45%;在就业群体中,50%的劳工没有足够的蓄积支付养老金,30%的劳动条约为短期雇佣、平均有用期仅10个月;就业期与失业期交替泛起成为不少劳工的常态,这些人一旦失业,便距离贫困线仅一步之遥。

因疫情失去事情的智利民众在排队领取政府失业金。

正是由于悬殊的贫富差距,英国《卫报》在2019年报道智利天下抗议示威事宜时,示意智利需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蓬勃国家,而不只是体现在人均GDP数据上的增进。

在社会领域,新自由主义理念下的智利政府至今对于福利国家的建设持有郑重态度。智利著名政治学家、原智利驻华大使豪尔赫・海涅便指出,始于20世纪80年月的私有化养老金制度,催生了整个社会的公共挫折感,是引发2019年天下动乱的主要缘故原由之一。只管智利政府厥后通过养老金制度改造、确立羁系公司和国家财政资助系统,但其养老金笼罩面、效益和透明度方面仍存在显著的局限性。

智利政府在养老金私有化之初宣称参保者可领取退休前薪资的70%(替换率),但经合组织的统计注释,2017年智利的养老金替换率不到40%,远低于经合组织国家58.7%的平均水平;2018年,智利民众可领取的养老金平均值,仅相当于最低人为的三分之一。

过低的养老金引发社会反弹和抗议示威,迫使皮涅拉总统去年准许提出养老金改造方案。而当他为了维护本就懦弱的养老金系统而否决预支养老金救急时,却再度引发民众强烈不满,可谓骑虎难下。

养老金问题的争议,已然迫使智利政府思量放松其结构性平衡、相对严谨的财政政策;面临坏处层出不穷的现行机制,下个月举行的“制宪聚会”成员选举,是否将成为终结新自由主义、拥抱左翼民粹主义的前奏,势必成为国家运气走向的决议性问题。

不能否认,在左翼民粹主义盛行的拉美区域,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尤为懦弱。自2010年以来,左翼民粹主义在智利仰面的趋势也颇为显著。尚不完善的智利模式简直需要纠偏和改良,但彻底推翻、拥抱民粹主义是否才是最佳解决方案?事实上,虽然疫情之下智利经济下行压力显著,但随着国际铜价回升,以及疫情缓解后的经济重启,2021年该国经济反弹有望,预计增进可达6.17%(为十年来最高)。

究竟正是现在不受迎接的新自由主义,塑造了智利这个拉丁美洲的“佼佼者”。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